中新網7月3日電 日本執政兩黨歷時1個半月,最終就變更憲法解釋以解禁集體自衛權達成共識。日本《經濟新聞》3日刊文分析,聯合執政的公明黨雖然存在很多反對意見,但是由於自身不願退出聯合政府,也無法與其他在野黨聯合,甚至有可能受到安倍解散議會的威脅,因此沒能將反對意見貫徹到底。
  公明黨早早拋棄牽制自民黨“王牌”
  文章指出,公明黨內部無論是國會議員、地方議員還是作為其支持母體的創價學會,直到最後都有很多反對意見,卻未能將反對貫徹到底。
  文章分析,首先作為大前提的是日本政府的內閣會議決定採取全體一致原則。表示反對就意味著要退出政權,或者是從內閣撤回閣僚,轉為在法案審議等方面展開合作。如果公明黨退出聯合政府,在選舉和國會運作方面,自民黨一黨就會感到吃力,這一直是公明黨的一張王牌。但是,公明黨山口那津男黨首表示,“僅僅因為意見相左就退出聯合政府,無論如何都難以想象”,早早就拋棄了退出聯合政府這個王牌。
  在公明黨內部,也有意見指出這是戰略失誤,稱“如果從一開始就放棄王牌,就被對方看穿了弱點,難以在談判中取勝”。但是,無論是黨首山口還是負責執政黨磋商的副黨首北側一雄,恐怕一開始就非常清楚,目前的狀況是靠打退出聯合政府牌無法左右的。
  公明黨無法與其他野黨聯合奪回政權
  文章分析,首先是在野黨的現狀。公明黨與目前的在野黨聯手、將政權從自民黨手中奪回來的希望完全不存在。與公明黨政策立場比較接近,且此前曾摸索展開合作的民主黨甚至仍未找到政黨重建的道路。民主黨雖然出現了力爭通過在野黨重組來集結力量的動向,但由於在大阪都構想上的對立、不斷加強與公明黨對決姿態的日本維新會共同代表橋下徹正在承擔此項工作。公明黨幹部表示,“即使退出聯合政府,結果也只會喪失立足之地”。
  其次公明黨在國會的議席數量也非常微妙。公明黨此前一直在自民黨未能單獨掌握過半數席位的參議院發揮著存在感,而現在,自民黨距離單獨過半數僅僅相差8個議席。陷入分裂的日本維新會的共同代表石原慎太郎率領的新政黨以及“大家的黨”以集體自衛權問題為首,在很多問題上正在縮小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之間的距離。一名公明黨高層表示,“如安倍首相通過與石原慎太郎或(“大家的黨”前代表)渡邊喜美攜手而達到為所欲為的狀態,該如何是好呢?”。
  但是,很難說這2個因素就是公明黨無法退出聯合政府的絕對理由。公明黨黨內有觀點表示,“我們就一門心思當在野黨不好嗎?如果有關係到政黨死活的問題,那就是首相擁有權限的眾議院解散和大選。”
  公明黨或受到安倍解散議會威脅
  文章分析,目前的日本眾議院議員任期截至2016年12月。在自民黨黨內,很多幹部認為“在眾議院自民黨一黨掌握的席位略微超過半數,因此到接近任期結束之前不會進行選舉等”。此外,還有眾參兩院同日舉行選舉的可能性。但是,越是接近任期結束,首相的解散權越會受到束縛。從2012年12月安倍政權上臺到2014年的12月,理論上安倍的任期正好過半,2014年12月以後的任何時間舉行選舉都不足為奇。
  在公明黨內部 ,山口代表可能受到安倍解散議會的威脅性暗示的猜測也在流傳。
  在2009年的眾議院選舉中,公明黨在小選舉區全軍覆沒,遭遇了歷史性大敗。雖說在自民和公明兩黨的選舉合作中,“比例代表選區由公明黨負責,小選舉區由自民黨負責”的模式已經固定,但在上次眾議院選舉中,公明黨在9個小選舉區也取得了勝利。如果退出聯合政府,自民黨就有可能在有公明黨候選人的選舉區推出相抗衡的候選人。
  解散眾議院必須有正當的理由和較高支持率。此外,還應避開外交和預算等領域如果出現政治空白就會很麻煩的時期。這樣想來,時機可能會出人意料地很快到來。
  在執政黨內部,有觀點認為“如果首相著眼於長期執政,首先可能考慮在明年9月的黨總裁選舉中力爭不投票連任”。在自民黨內部,私底下為“後安倍”時代進行佈局的行動已開始出現。在自民黨總裁任期結束之前,如在眾議院選舉中取得勝利,安倍無投票連任的可能性就將近在眼前。
  在2015年的例行國會上,與解禁集體自衛權的相關法案的審議或將全面啟動。如果安倍被在野黨嚴厲追問,其支持率有可能下降。因此例行國會的前半段應會避開造成需要編製臨時預算的事態。因此出現在年末通常國會剛召開時解散議會的可能性。
  2014年底還將不得不作出消費稅率是否提升至10%的判斷。執政黨幹部表示,關於綁架問題、或在年底的稅制修改討論中關於開始施行時間模糊不清的減稅稅率等方面,如果取得成果,支持率就有可能提高。站在公明黨角度來看,現在喪失立足之地將得不償失。  (原標題:日媒:公明黨拋棄“王牌” 難反對解禁自衛權)
創作者介紹

韓流

cu08cufxy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